开启辅助访问
关闭窗口

简单4步,开始与 莆田兴化府网 对话吧!

1. 打开你的微信、朋友们选择添加朋友   2. 使用扫一扫功能扫一下上面的二维码
3. 扫描后出现详细资料选择关注就好了   4. 现在开始与我们的官方微信对话吧!

莆田兴化府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36728|回复: 0

多年后再回到仙游 厮人却已逝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4-4 15:28:4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雷 通 仙 逰 兮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——清明怀友

  雷通去了。
  我提起笔,看着对岸一盏盏灯熄下,还是一个字也写不出。记得曾有人说过:“死是世界所有的事情中最合理的",立在某种基点未曾不可如此主张。可是一想到吴雷通,我却心有不甘,总觉得他不应该这么早走,他还应该在这个世上多呆上二三十年。
  天未亮,我让妻子开车,到仙逰看望他的家人。一路上,手机端在眼前,我呆呆地凝视着,却不知该如何按键。之前去仙遊,第一个电话都是打给雷通,叫他叫上阿聚仙和加寿,中午在仙逰宾馆吃饭。

  “仙逰景如画,驾车勿走神",福厦路旁的大幅广告牌提醒我,车到莆仙临界。妻似乎看透了我的心事,将车缓缓地停在牌子下,纠结地看着我。
  我将目光投问了仙逰境内的山林。多熟悉的地方啊!几十年来,仙逰是我最常去的地方。若是十几二十天没去仙遊,同学就会打电话催问我,怎么啦,这么久没来?可今日,我阔别仙遊五年后,匆匆赶来时,却见满山的杜鹃萎身谢礼,化成了声声杜宇,唤我不如,不如归去。

  我的心碎了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
  时间突然失去意义。不知不觉间,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。出门时,我答应过妻子,今天不哭。可这怎么可能呢?
  阿雷通啊,不知为什么,我一看到仙逰的山水,就想起了你。泪眼里,我仿佛看见二十岁的你,穿看洁白的的确良衬衫,骑着武夷牌自行车,穿行于龙华貂峰丶仙逰师范丶大济汾阳的忙碌身影;我仿佛看见三十岁的你,书生意气文笔风流,挑灯夜战时,连我走进你办公室也没发觉,仍伏案疾书;我仿佛看到四十岁的你,满脸烟尘从大蜚山、园庄山、天马山山林扑火现场赶回见我,端起啤酒连干三杯……谁曾料想,你的生命休止符只画到了五十岁!

  呜呼,仙遊的天空,雨丝烟絮,依稀昨昔,唯落花如离人语。
  我低下了头。闭眼的瞬间,我突发奇想:都说九鲤湖上有神仙,仙逰也因神仙逰过而得名,阿雷通莫不会驾鹤随仙上九鲤湖当神仙去了!
  对,一定是这样。我临时决定,掉转车头,改走濑榜路,直奔九鲤湖。妻载我进入另一个颠簸的寻找。跨濑溪,过木兰,越龟山,出华亭,驶入仙遊榜头境内。眼前的榜头,似乎和往日并无差别,而我的心却空荡荡的。这里,是雷通追月圆梦之地。他的恩师丶上司、爱妻均诞生于斯。自古榜头出美人。雷通妻平静美丽柔和,就像眼前这淡红的山色,点缀在他的生命里。他们的结合,可谓郎才女貌,天仙之配。在我的记忆里,他们就是连理枝、比翼鸟,没有须臾分离过。雷通呀,当你提着沉重的行囊,将来生之所需尽行置办,准备到另一世界的时候,你回首投爱妻娇儿一瞥么?
  而今你的殿堂已是前尘,你的爱情已成往事,你把一滴滴的泣血流给了伤感的春泥,把一身姿态托给了迷茫的风雨;当太阳再升起,所有的杜宇声声唤,所有的人间恩怨泯灭,你已双手归还而去。加寿兄至今对你的离去仍恋恋不已,聚仙弟更是满脸镌刻着伤感,而我却坚信你成仙去了。

  日半湖心,九鲤唧唧……
  车抵九鲤湖已是午时。九鲤仙境,恰如雷通的人格花园,自然生长着四季繁花、清风湖石。与以往不同,今日抢先映入眼幕的不是炼丹窟丶九仙祠、玄珠等近景,而是远在百米之遥的“第一蓬莱”。第一篷莱在九漈瀑布的雾岚中若隐若现,犹如阿雷通挺抜不屈的身躯。我的思绪倏地飞回了和雷通初识时的1980年秋。我们同在仙遊师范普4班,当年黑世荣还很白,阿德明还很嫩,侯哥当班长,学矩一副书生模样,阿聚仙与我同桌,加寿和义山坐我身后,阿标伯当仲贤白白净净,世荣娃娃脸、头发三七开。18岁的阿雷通坐在第一排5号座,第二排是班上七朵金花七仙女,我们坐教室后两排。当年的课堂,隔座如隔山,我们透过七仙女望雷通,就像如今看蓬莱石一样矇昽。在同样矇眬的仙师之夜,我们盘腿席坐在燕池浦的草坪上,饶有兴味地听阿雷通给我们念徐志摩的散文《想飞》:“是人没有不想飞的。老是在这地面上爬着够多厌烦,不说别的。飞出这圈子,飞出这圈子!到云端去,到云端去!……凌空去看一个明白一一这才是做人的趣味,做人的权威,做人的交代。这皮囊要太重挪不动,就掷了它,可能的话,飞出这圈子,飞出这圈子!”

  雷通呀,当时听着你抑扬顿措的朗诵,还感觉挺好玩挺浪漫的。没想到,这些文字,竟成了你日后结束自己的讦语。昔日教室的那五行之距,竟成了今曰的生死之隔!
  我是怎么的思念你呀,阿雷通!三年前探望我时,你那似乎微笑的脸,最令我记忆!十年前,我从新疆回来,你和你妻儿迎接我的场景仍万历在目。你那念小学五年级的儿子吴斐,出了本作文集《无悔的台阶》,我让他赠书签名,天真睿智的小吴斐咬咬钢笔帽,在扉页写道:“霁月难逢,彩云易散。恩师一别,如隔三秋。然心有所属,则无远近之忧……”。他告诉我,理想是长大后当一名作家,写出不朽的作品。
  水中日月,湖上春秋。此刻我站在过仙桥上,想及快地赶去第一蓬莱,汇入仙班的洪流,却觉拉的距离反而绵长,我的脚分明踏下,岂料竟落在原地没动。惊回首,原来衣袖被妻拽住。第一蓬莱在我眼前消失……。这时,我才发觉,自己是个弱者。

   阿雷通,我知道你已成仙,在天上飞来飞去。你现在应当是最大的乐天家,因为仙界再没有什么焦虑和失望了。可我却希望你到了那边,别把我们忘记,我们的仙师四班,简称也叫“仙班"呢。但愿你湖心风纹,勾勒一笔一划,化成了九鲤湖的满湖莲韵,留下你含辞吐语的字字叮咛;但愿你湖畔栏杆,记住一对对的旅人足印,踏过花冡春泥,幻成杜鹃的鲜红,留下你遗传的爱情的色泽;但愿你仙风道骨,注入一帙帙不老的书卷,变成咱们来生的萍水相逢,留下82届仙师四班同学下辈子的传奇约誓。此刻,让我借莎士比亚《风暴》中的仙歌冠冕你:
    彼无亳毛损,
    海涛变化之,
    从此更神奇。


  突然,人声鼎沸,人流奔涌,湖岸上有人大喊.“水库开间啦……”。顿时,九鲤湖上下湖水激荡,瀑花飞溅。我拉住妻子的手,踉踉跄跄跑进熙攘的九仙祠。默立祠前,我焚献三枝香后,求九仙为我卜一卜:“雷通可在?”。我闭上眼,一阵清风将我引到祠外。睁眼时,山川静默蜿蜒,湖水扬波赐语,说:“这一卦,不在人间,在天上。”我大悟,急忙赶回仙前,问我怎么回去我的仙师四班,回到我的人之初_…。好心的同梦人扶起我,说别做梦了,没有这样的一条路,没听说过:个方向。
  我给荣添兄打电话,他劝我回莆田,说文道锦辉等好友等喝酒。我和妻子悻悻地往回走,也不知是在梦里,还是在醒中。
  之后,有人谈论阿雷通时,我们都说:“他仙逰去了……”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莆田莆禧    郑国荣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2016年清明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网站标题| 莆田兴化府网 ( 闽ICP备09022207号-4 )  

闽公网安备 35030202000102号

©2010-2016 兴化府网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  法律声明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